無標題文檔
湖北30选5开奖今天的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百姓關注
百姓故事:身邊的榜樣(七)
2019-12-06    來源: 文登傳媒網


  在上一期的節目中,講述了戰斗英雄于得水和梧桐庵村24年的老支書于萬清的故事,本期節目我們再來認識另外兩位先進典型,首先要介紹的是文登最早的刺繡設計員、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王殿太的故事,他憑著對民間“魯繡”藝術的癡迷,從一個僅有初中文化的農家子弟,一步步登上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寶座,成為國務院命名的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讓我們循著他的腳步,一起經歷、感受魯繡在文登的一次次提升、攀躍,直至巔峰。

  在蕓祥繡品的工作室里,76周歲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王殿太正根據他前期精心創作的一幅魯繡底稿,指導繡工進行繡制。這幅魯繡作品長約一米六,寬約一米一,從刺繡題材的選定到刺繡圖案的選取,再到圖案寓意的講解,無一不體現著王殿太對魯繡的傳承。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王殿太說,他想把魯繡里最精華的、最優秀的、最典型的工藝保留發揚下去,于是設計了《富貴豐美圖》,是大型的兩面立體的作品,此作品已經做了一年多,但還沒有過半,做出來之后,會非常玲瓏剔透、美觀大方。

  精湛的工藝特點與獨特的刺繡圖案紋樣交相融合,使“魯繡”流經歲月的洗禮延續至今。出生在普通農民家庭的王殿太,對母親在布料上描描畫畫、穿針引線繼而變出一個個活靈活現的圖案的景象,記憶猶新。這也許是魯繡藝術對他最早的啟蒙。

  王殿太告訴記者,他是受母親的影響,自幼酷愛刺繡和書畫藝術。初中畢業以后,文登的繡花廠招生,在此機緣下,他走進了魯繡設計的行列,如饑似渴地學習和研究刺繡技藝。

  從1966年進入繡花廠開始,王殿太便一頭沉浸在刺繡藝術海洋里,搞設計,查資料,依靠廣大繡工研究、挖掘民間藝術,他創作的“小扣鎖”工藝使他一舉成名。從此,汲取、積累、創新,成為王殿太創作道路上不變的軌跡,他又先后創作出了“插絨繡”“連珠繡”“天福邊”“錢眼絡”“小提花臺布”等新產品,這些產品從不同角度反映和代表了文登地區刺繡風格和工藝特點。

  1981年,王殿太所在的刺繡廠分出一個專搞機繡產品的繡品廠,唯一的產品是量比較少的內銷枕袋,且市場飽和。為立足內銷迅速開辟外銷市場,王殿太以機代手,走機繡仿手繡樣品,后來這兩件作品作為“起家”產品列入繡品廠的歷史檔案。他又趁熱打鐵,試制成功“人絲線機繡制品”,成為“國內首創”。看到自己設計的產品成功了,帶動企業蓬勃發展,他創新的勁頭更足了。

  王殿太說,隨著時代的遷移,魯繡由手繡到手機結合、到電腦繡,發展到現在的魯繡主要服務于外銷。他們的設計創新適應了時代,適應了形勢發展的需求,所以他的“云龍繡”產品、“雕玉龍”產品、“飛龍紗”產品多次獲得國家大獎。成績的獲得,與黨的關懷和自己的奮斗是分不開的。

  作為一名共產黨員,王殿太始終把傳承弘揚魯繡作為自己的重任,在不斷挖掘魯繡古老技法,使家紡行業由原來實用品向藝術品發展的同時,他還言傳身教,將自己的所長毫無保留地傳授給青年一代設計師。魯繡傳承人田世科是王殿太眾多徒弟之一,在王殿太的指導引領下,田世科潛心研習、挖掘特色、大膽創新,先后被評為全國技術能手、山東省首席技師、山東省工藝美術名人等。

  王殿太學生、魯繡傳承人田世科告訴記者,老師給他題過兩個詞語,第一個詞是在90年代的時候題的,是“藝海無涯”,讓他始終在藝術的海洋里云游。2009年,老師又給他題了一個詞,“繼往開來”,所以在最近這十年,老師發揮他的余熱,始終堅持研究學術上的一些問題,在刺繡領域拼搏。

  憑著一股對魯繡藝術的執著癡迷,王殿太先后推出50多種、1500多個花色的新品,有16項獲取國家、國際大獎、享有“繡壇國手”美稱,被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這一工藝美術界最高榮譽,成為全國抽紗行業發明專利第一人,為文登魯繡的發揚傳承做出了積極貢獻。榮獲“省級勞動模范”、“全國星火科技先進工作者”“亞太地區美術大師”等榮譽稱號,終身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50多年來,王殿太耐住寂寞,以一名共產黨員的擔當與使命,見證了魯繡技藝的浮沉變遷,守住魯繡產業的傳承繁華,并利用自己藝術家的身份,廣泛進行國際文化藝術交流,傳承弘揚和發展了傳統魯繡文化,為古老的魯繡賦予了新的特色和生命。接下來介紹的這位先進典型名叫宋愛華,30多年前,17歲的宋愛華進入天福山革命遺址管理所,從講解員直至擔任所長,她憑著執著的信念,像戰士固守陣地一樣堅守在天福山革命遺址,扎根深山奉獻青春,無怨無悔書寫忠誠,為文登紅色文化的傳承和發揚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宋愛華出生在天福山腳下,打小就聽天福山起義故事長大,革命前輩的英勇壯舉,在她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70年清明節,為迎接前來祭奠的群眾,紀念館挑選了宋愛華等6名女青年當臨時講解員。一年后,宋愛華等4人被上級確定為管理員兼講解員。這意味著500多畝的山林和正在興建的紀念館都要由4個“娘子軍”來操持。那年,宋愛華才17歲。

  紀念館地處大山深處,四周荒無人煙,出山離最近的村莊也需翻越兩座陡峭的山。山中連起碼的食宿條件都不具備,宋愛華和同事們擠在當年膠東特委起義議事的舊廟里,夏天蚊蟲叮咬,冬天寒風刺骨。

  宋愛華告訴記者,當時四個人住一個小屋里,小土炕,沒有電,點著煤油燈。

  1981年5月,宋愛華結了婚。為解決宋愛華的實際困難,上級特批在城區給宋愛華一家安排了一套住房,并準備給她安排新的工作,然而,宋愛華卻找到領導,誠懇地謝絕了。她說:“我是一名共產黨員,這里需要我,我也離不開這塊革命圣地。”隨著時間的推移,其他3個同事陸續成家立業離開了天福山,只有宋愛華自己留了下來,這一干就是37年。

  天福山紀念館建館初期,館內的展品較少,文物史料也十分缺乏。宋愛華為收集天福山起義主要領導人的遺物,她先后走遍膠東半島,行程數千公里,收集了一大批散落在民間的天福山起義文物。

  宋愛華說,以前歷史館就在天福山起義舊址,1973年開始建設,用石頭蓋的12間瓦房。1974年正式成立了紀念館,館里除了當時文化館留了一些文物之外,別的什么也沒有。

  如今,館內的360多件珍貴革命文物,大多都是她和同事們一件件追尋來的,這些寶貴的文物史料對傳播天福山精神起到重要作用。

  由于長年居住深山、生活條件艱苦、日常工作繁忙,宋愛華患上了高血壓、腎結石、糖尿病等多種疾病,她的右眼也因為疾病導致視力嚴重下降,見不了光。可即便是這樣,采訪當天,宋愛華還是堅持要回天福山起義紀念館看看。當她來到天福山起義遺址門前,37年的記憶如同電影般浮現在她的腦海,她激動地撫摸著遺址的磚塊,遲遲不愿離開。

  30多年來,宋愛華接待瞻仰參觀者達160多萬人次,人們從宋愛華感情豐富的講解中,使自己的靈魂得到升華和凈化。而天福山革命遺址管理所先后被授予山東省“優秀社會主義教育基地”、“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優秀國防教育基地”、“威海市黨員干部教育基地”。她本人也被授予“全國文物系統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在全國共有19人獲此殊榮,而山東省僅宋愛華1人。

  無論是潛心研習、臨池不輟的王殿太,還是堅守在天福山革命遺址的宋愛華,他們都用實際行動詮釋著一名共產黨員的初心和使命。當前,我們不論處于哪個行業、身在哪個崗位,都要像他們一樣堅守初心、對黨忠誠,勇于開拓、積極創新,奮力為新時代各項事業的新發展擔當起新作為。(許凱麗 胡嘉男)


責任編輯:曲海萍


 
熱點圖片
 

 

無標題文檔
威海市文登區融媒體中心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魯ICP備19053258號 魯新網備案號:201063103 魯公安網備37108102000070號
聯系電話:0631-3588188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絡實名:文登傳媒網 網絡設計/系統支持:文登傳媒網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網絡入口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網絡入口  網絡110報警服務